51(第1/2页)

    月伏神君半信半疑,将小妖怪抱在怀里,带到须弥山上,找灵吉菩萨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没想到灵吉菩萨见到滑不溜秋的小鬼头,神色比月伏还要激动,双眼冒着精光,“这是你的儿子?”

    月伏神君被他问住了,长眉蹙起,将儿子轻轻放在脚下,弯腰朝菩萨拜了一拜:“徒弟正是前来找师父求证。”

    灵吉菩萨将委地的袈裟拖起,甩至背后,身手爽利起来,把小妖怪抱在臂弯里,如获至宝,喜上眉梢,“奇才,天纵奇才!”

    他自顾自叹道,“上一个有如此天赋资质的还是二郎显圣真君。”

    当然,月伏神君也算,但他当年收徒的手段并不光彩,于是刻意不再在外人面前提起。

    灵吉菩萨狡黠地转了转眼珠,对他的爱徒道,“把你儿子交给本座抚养,本座便把两千年前的记忆还给你,你也不至于一直无始无根,做个疑惑重重的神仙了。”

    月伏神君心中纳罕,却也确证了这小妖怪是他的骨肉,他从灵吉菩萨手中将小不点儿抱回去,搂紧了些,大掌抚在他圆滚滚的肚子上,“弟子要回去同他娘亲商量下。”

    灵吉菩萨挑了挑眉,“怎么,你知道他娘亲是谁?”

    月伏神君点了点头,有些不自然道,“听说是蓬莱山上的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孽债!”灵吉菩萨突然阴沉着脸道,瞧着那个被他一声痛呼吓得紧紧搂住他父君的小“孽种”,眉目突然温和起来,对月伏道,“你已随我修成正果,位列仙班,天庭也没有禁止神仙娶妻生子的法令,罢了,你若放不下她,就去凡间寻她吧。”

    月伏神君木讷地点了点头,“恩师,可否将弟子的成仙前的记忆归还?”

    他不记得她,不认得她,根本不知道他们如何相识相恋,不知道她喜欢什么,厌恶什么,怎么敢就这么两手空空地去找她呢?

    “你连记忆都没有,还放不下那女人?”灵吉菩萨满眼复杂,“早知如此,不如当日成全了你,得不到,放不下,才会生出许多痴妄,人性如此,早已不是情之一字可以一语道破。若让你们百年同心,白头一世,想必早就两看生厌,今时今日,你或许会求我渡你成佛,好让那女子不再纠缠你。”

    “锦毛鼠说,爹爹陪在娘亲身边,一千年里都不曾相厌,是你挖人墙角趁火打劫,在娘亲命悬一线之际逼爹爹拜你为师,永生永世不再见娘亲一面!”那小家伙突然气鼓鼓地指着灵吉菩萨控诉道,眼泪巴巴,“你不肯净化娘亲身体里的魔性,害得她像木乃伊一样自我封存,昏迷了整整两千年才将我平平安安地生出来。”

    灵吉菩萨在他脑壳上敲了一记,“那是你娘亲命里难逃的劫难,你外祖都干预不了,本座怎么干预?”他收回手,摸了摸指节,这小家伙褪去魔性之后,灵气逼人,只除了性格顽劣一些,其他瞧着样样都好,假以时日,说不定又是一位金蝉子再世。

    月伏神君听到二人对话,心跳如鼓,有些站不住了,若他真与那位公主有如此深刻的羁绊,那这两千年里,他有多失职。身为丈夫,让身受重伤的妻子独自妊娠产子,身为父君,让自己的孩儿如此孤苦伶仃地长大。

    “别急。”灵吉菩萨的灵珠微光在他面前拂了一下,念了一道符咒,“你先下山去找她,你见到她时,记忆自会回溯。”

    他交给月伏一株仙草,“这根草所指的方向,便是芭蕉扇所在的地方。”找到芭蕉扇,形同于找到公主。

    月伏接过仙草,视线顺着那草苗弯曲的方向所去,似乎是翠云山芭蕉洞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“你儿子,为师先替你照顾几日,放心,为师不会再做挖人墙角的事情。再说,你那位夫人性子剽悍,灵力已尽数恢复,本座也不敢惹她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他变幻出一颗红艳艳水滋滋的冰糖葫芦,在小妖怪面前晃了晃,“想不想吃?”

    这一招百试百灵,只有少年时候的扶苏不肯跟他走,就为了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扶苏还未回过神来,儿子已经跟着为老不尊的师父跑了,几百头牛也

    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