夫君热衷于给我捧场 第44节(第1/3页)

    何相知唔了一声,随即从师父百思不得其解的眼神中读出了几分……幽怨??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大概是看岔眼了,解释说:“我们有保持通讯联络,渐渐就熟悉了,这次也是碰巧遇上,便陪他喝了些酒。”

    相庐一:“……通讯?”

    何相知点头。

    相庐一欲言又止,嘴巴好几次张合,似乎憋了满肚子话,却不知该如何说出。

    何相知困惑莫名:“倘若没别的事情,我便进房休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相庐一喊住了她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那句“进房休息”被他自动脑补成了“进房与落千重通讯后再休息”,相庐一心头登时警铃大作,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出言提醒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就想说,”他咽了咽口水,“识人需谨慎,网恋要不得。”

    何相知:“……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在谈情说爱这方面,何相知属实算不上新手,但也绝对称不上老手。

    毕竟早在二十多年前,她就曾经与柳扶鹤有过一段,只不过最终没有个好结果,后来也几乎没遇着什么像样的桃花。

    经相庐一这么提醒,她忽然间回过神来,开始意识到自己的状态似乎确实有些异常。

    是因为习惯成自然吗?亦或是有什么别的原因?

    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思考了一晚上,到天亮时依然不能确定究竟为何,只好暂时先接受了习惯成自然的解释。

    时光匆匆,如流水逝去。

    在穿越的第九年秋天,何相知成功破境入了元婴,速度之快前所未有,就连剑宗掌门那张常年板着面孔的脸上,都露出了震惊和大喜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门振兴有望!”他激动道。

    何相知却隐隐觉得有些过于顺利,可几次三番检查都没发现任何异常,只能归咎于自己确实天赋惊人。

    她如今更担忧的,是落千重的处境。

    这人在外流浪了两年以后,突然说要回太衍仙门,却不是因为结晶化的症状得到彻底解决,而是要回去揪出幕后黑手。

    “道友说得对,扮猪吃虎是个好法子。”

    他在法器那头笑了笑,琉璃眸子如同无机质的宝石,流淌在其中的暗光意味不明,令何相知感到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两人保持着每月一回的通讯,落千重并不常说自己的现状,而历史上有关魔君年轻时候的这段往事,也早已无人提及。

    何相知只能从他的只言片语推断,这家伙大概是拿自己当靶子,通过这种方式来引那幕后者露出马脚。

    这就等同于置身凶险的狂风浪潮之中,而那些蕴含魔气的绿色晶体,更是某种不知何时便会爆发的潜在威胁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何相知已经连续两个月没有收到来自落千重的消息了,而她发过去的通讯也如同失踪大海,甚至都没有一个半个师妹跑出来蹦哒,好让她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又过几天,天地间忽然生出异变,风雪绵延万里,仿佛漫山遍野弥漫上一层悲凉之影。

    白岳西神色肃穆:“是渡劫期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何相知听说过这种状况,若是修为已臻化境的大能,在死去之时便有可能引起世间万物的悲鸣。

    她内心莫名一紧,不知为何预感不妙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相庐一匆匆跑来,脸色发白:“是太衍仙门,他们的掌门逝去了!”

    太衍仙门的现任掌门便是落千重的师父。

    何相知微微睁大了眼,紧接着就与相庐一对上视线,后者嘴唇颤了颤,艰难道:“据说、据说是被他的弟子毒杀而死!”

    第四十三章

    太衍仙门的现任掌门只收了一个亲徒。

    相庐一这句话的意思, 莫非是说落千重毒死了自己的师父?

    白岳西难掩震惊:“你从哪里听来的消息?”

    “我在太衍仙门的朋友告诉我的,他说落千重魔化渐重,两个月前被关在镇魔狱,结果

    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