哥哥在玩游戏?(第1/1页)

    幼时萧贝贝看到哥哥和一个女人在床上玩游戏,那年她从山上掉下来摔坏了脑子,痴傻懵懂,成了哥哥手中的玩物。成人礼那天,萧贝贝成了哥哥身下的女人,被夺了清白,一个月后萧贝贝被接回了豪门,然而此后她患上了性瘾,无可救药,走上了一条淫荡的不归路,哥哥,哥哥的兄弟们、父亲、叔叔、路人……全部成为她的裙下之臣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:18岁以前的萧贝贝喜欢吃糖,可是甜甜的糖却毁掉了她所有的稚嫩童真和善良;28岁的萧贝贝喜欢喝牛奶,寡淡无味却又回味无穷,从卑微棋子到执棋者,她用了10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ps:1.发泄文,狗血暗黑,多路人h,渣男特别多。

    2.如果有男主,男主一定对女主非常好,毕竟女主太惨了。

    3.女主渣,特别渣,没有叁观,前期是傻子,后期女主表面纯白善良任人摆布实际上是黑芝麻陷的。

    4.小说人物叁观不代表作者叁观,女孩纸一定要爱护好自己的身体呀,遇到渣男跑快点。

    5.文笔渣,萝卜芹菜各有所爱,不喜勿入。

    石灰质的地板上,男女衣衫凌乱散落一地,潦草凉席上女下男上交缠着,尽情发挥着欲望,旁若无人。

    “嗯呃……嗯~好爽好爽……哥哥……嗯~哥哥好爽呀……重一点……再重一点哥哥……嗯呃太爽了哥哥……遭不住了哥哥,啊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骚货,哥哥重一点,再重一点,操死你这个小贱逼……操死你这个小贱逼……小骚货,爽不爽,哥哥操的你爽不爽……哥哥让你爽上天。”

    精瘦男人五指捏着女人的大腿,汗珠滴落在女人胸口,下体的凶器狠命地抽送着,整根抽出,又狠狠没入,循环往复,不知疲劳。

    噗呲噗呲的抽插声让人面红耳赤,淫水精液混杂在一起,缓缓从男女交合处流出,凉席印湿了一大片,显得奢靡淫乱……

    女人红唇喘息,吐出诱惑,白皙娇嫩的双腿死死箍在男人精硕的腰上,缩紧花穴,惹的男人心神动荡,加快了冲刺速度……

    深深沉浸于情欲深海的男女没有发现,那未关紧的门缝处偷偷探入一双好奇的圆眸。

    伴随着“吱呀”的声音,懵懂小巧的女孩睁着一双好奇的黑眸,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在和姐姐玩游戏吗?贝贝也想玩。”

    稚嫩清脆的声音敲击在剧烈运动男女的耳畔,两人刹时暂停一瞬,心中惊惧,羞愤欲绝。

    恰逢女人花穴绞紧体内的肉棍,萧霁猛烈抽插了十几下,将凶器狠狠往女人下体一怼,大量的精液激射入内。

    “啊嗯啊……”男女喘息声交织在一起,达到了同潮,保持着姿势平复余韵。

    萧贝贝等不到哥哥的回复,于是凑到哥哥身旁,好奇地张望着男女贴合之处。

    萧霁同萧贝贝大眼瞪小眼,忍无可忍地怒吼:“萧贝贝,你给我出去!”

    萧贝贝不明所以,一步叁回头,乌龟走路般等着门外。

    隐约中,萧贝贝似乎听到哥哥的调笑:“小骚货,刚刚我妹妹在的时候,你咬的可真紧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窸窸窣窣的穿衣声后,萧贝贝看着一身红裙大波浪的女人亲了哥哥的唇,出了她家的门。